桐庐论坛-桐庐人民的网上家园

桐庐新闻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101|回复: 2

我的义父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8-11 10:42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阿卡 于 2018-1-11 15:52 编辑

我的义父
文/姚飞

         前两天,我的义父突然走了。我的作息每天都有规律,所以中午回来吃饭的时候,总能遇见义父慢慢地踱出去,我回家,他从家里饭毕出去打麻将。不是很操心上辈人的年龄,义父竟然也有76岁了。因为他的心态好,喜欢谈笑,总给人年轻的感觉。

孩提时代,我体弱多病,医院成了外婆家。 按照农村有文化人的说法,说我的生肖与父母不合,便多病痛。说是找个寄拜义父就会好的。于是乎,父母暗地里就为我寻访生肖属马的人,开始就问了一位邻居,是个女的,正好属马。不料,我们把自己的意思向她表明后,她说,她家也有看问过,家里两个女儿,她说自己命中无子,就顺应天意,不再勉强而为了。不禁让我们大失所望。所幸的,再次问人的时候,就是我的义父家了,凡事都有因缘际会,为何如此这般说话呢,义父家里两个孩子都是男孩。竟然一口答应了我们的诉求。然后呢,就按照礼数,行过礼,义父买了一根皮带给我完事。有些事情确实玄乎,自此以后,我就恢复了健康。

农村生活是忙碌而无趣的,不是肩抗背挑,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。当然还不止这些,农闲时候,还会去村里的红砖厂打打零工。村里只有天字第一号的红砖厂,更无别家。所以一起在田地里干活的人,此时又聚集一处了。人生无常,在制砖下泥的过程中,义父一脚滑,踏入了卷动的机器中,顿时痛的麻木过去,人已经休克了。父亲 和同伴们慌忙将义父送入就近的医院。性命是无碍,失去了一条腿,而且是高位截肢。好好的一个人忽然就残疾了,不禁令人唏嘘。

义父失去了劳动力,现在的政府好,对弱势群体这一块是照顾得很妥帖的。基本生活是有了保障。义父是个坐不住的人。所以每天都会拄着拐杖去村里老年协会打麻将,身体是残了,脑子还是好的,锻炼出了一手好牌技。虽然筹码不大,每天还是会赢得不少钱回来。义父是个开心的人,嘴里常常哼哼越剧段子啊什么的。能带给他人愉悦的心情,而不是怨天尤人。

再后来,村里安排家住的高的农户移到低处平坦的地方来,高处的村民就在平坦的造纸原址落了户,仍旧做了邻居。义父一家住上了钢筋水泥的新房。大家和睦相处,互通有无。大家房子前面还有一块空地,村里就用来绿化植被。不料有一日,这块空地被村中一户强势的人家要求去建房。话说这家两个儿子都在城里购有别墅。大概是知道富贵不还乡,如锦衣夜行吧。当然后面一排村民是不会同意的,争吵是难免的。义父气得义愤填膺,说那家人不能为了个人利益,而忽视后排六户村民的利益。其实有事情还是可以商量的。然而他们采取了极端的方法。有人去拔了人家建房动土的木桩。义父也参与其中,不料,那家人走过来,照我义父就是 一巴掌,义父是独腿的人,当时就倒在了地上,对方还不停手,继续殴打义父。这件事情发生过后,义父就变得郁郁寡欢了。

这样过了半年,一次照例麻将后, 义父回家的路上,跟他一起麻将的老伙伴说,他要回家了,老伙伴笑着说,你这不正是在回家 么。谁也没有想到,义父说的是绝命话,到家后,义父就喝了农药,寻了短见。农村里有人说,男人被人打了巴掌是不吉利的,当时就需要想法子解救解救。义父是遇到了邪气,所以一时想不通。义父永远的离开了我们,我仿佛看到他无言语的隐痛,在为自己鸣不平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20170507




评分

参与人数 1威望 +5 金钱 +5 收起 理由
阿卡 + 5 + 5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1-11 15:59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视力不好,将字放大了阅读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-11 15:59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文章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